第十一章 黑罗城


小说:大宋无疆  作者:虎郎

 不同于之前的黑石对西夏充满仇恨,黑戈多对没藏猁表现得颇为尊敬,好酒好肉奉上不说,还挑选最漂亮的女人供他享用,但就是不松口借子午小道让他们夏国大军通过的事情。

 不过没藏猁也不着急,他自认为还有一个底牌没有用,只是这个底牌代价有些大,他心中起了贪念,若是能够不用底牌便可让黑罗部借道,岂不是更好。

 打着这样的目的,没藏猁准备与黑戈多再周旋两天,继续封官许愿,反正给黑戈多封多大的官,都是他们夏国皇帝、丞相和太后的事情,对他们没藏家又没有任何损失。

 只是黑戈多的胃口不小,也足够无耻,本身接了其哥哥黑石在大宋的官位,又面不改色的接受了他们夏国的官,可就算这样依然对借道之事不松口,又送来了族中一对双胞胎漂亮少女供他享用,让他一时间无法威逼。

 黑戈多坐在对座,脸上带着笑意,与没藏猁说着废话,喝着酒,心想我们黑罗部夹在宋国与西夏两强之间,若不是先祖目光长远,在子午道必过之处修建了易守难攻的山城,任何一方势力想要灭了他们黑罗部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再加上两强互相忌惮形成微妙平衡,早就被西夏或者宋国所灭,哪有如今两边通吃的美事。

 一名亲信匆匆走进来,在黑戈多耳边说了句什么,黑戈多神色一凝,但很快恢复正常,对着没藏猁端起酒杯道:“没藏大人先享用,我族中有点事情去处理一下。”

 “戈多族长不用客气。”黑戈多端起酒杯随口示意道。刚才黑戈多神色中细微变化并没有逃过没藏猁的眼睛,不过他也没有多想,黑罗部原族长黑石死后,其弟黑戈多虽然成为新族长,但黑石另外一个弟弟并不服,后者在族中也有不少支持者。

 只是待黑戈多离开之后,一名十八九岁的美颜女子走了进来,低声对没藏猁低声禀报道:“大人,宋使已经到了黑罗山城外。”

 没藏猁脸色微变,咬牙道:“野利麻是废物吗?两百人都没有拦住宋使,宋使是谁?”

 美颜女子笑道:“大人不用担心,宋使是张斌那废物,此子已经被我迷的神魂颠倒,之前本来派人去杀了他,出现了一点意外,让此子活到了现在,但此子既然是宋使,对我们却是有利,宋使进城之后,我会想办法见张斌,绝不会让他影响我们的大事。”

 没藏猁神色一松,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便去办吧!”

 ……

 ……

 子午道大体成“之”字形,沿着一条小河横穿衡山,黑罗山城就位于横山深处,子午道最为险峻位置。

 张斌一行人在将晚之时,抵达了黑罗山城前。

 骑在马上,立在山道之上,张斌望着两百步外纵深不过五六百步的山城,对旁边王舜臣说道:“此山城夹山而立,垒耸立子午河东侧,寨墙西踞河岸,东接山壁,堵死了子午道必过之处,只有一条斜长近百步,宽不足一丈的陵直斜坡道通往山城正门,正常情况下没有十倍兵力,且付出不小代价,是不可能攻下的,怪不得这么多年朝廷和西贼都能够容忍黑罗部存在。”

 王舜臣表示深以为然,点头道:“张参议所言极是,不过朝廷若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能够攻下黑罗城,可问题是西贼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西贼若是不顾损失要攻下黑罗城,我们肯定也会派大军支援黑罗部的。”

 ……

 山城墙高,又是仰望,之内的情形窥探不得,张斌将目光看向山城附近,发现山城不远处有一个溪谷盆地,大约有四五万亩水田旱地,心想到宋朝时,不管是辽人,还是西夏人,亦或是吐蕃人其实已经跟汉人学会了种植庄稼,只是务农的水平远无法和汉人相比罢了。

 黑罗部名义上也是大宋所属,而且大宋在盐铁、美酒、丝绸等物资方面向来对黑罗部很是大方,所以黑戈多亲自出城,颇为恭敬的将他们一行迎进了山城中。

 “戈多族长,听说你们部族有党项人来访。”互相见过礼,场面话说完之后,张斌突然问道。

 黑戈多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道:“使者消息灵通,是有一个党项商队今天来部族交换盐巴和皮货。”

 张斌冷哼一声,厉声道:“黑戈多,你莫非以为我是白痴不成,我大宋与西贼大战在即,怎么可能还有西贼商队在横山中出现。”

 黑戈多心中暗叹,心想夏国那边多半也有宋国的细作,这种事情果然隐瞒不了,只好硬着头皮道:“还请使者体谅我黑罗部的难处,我黑罗部一直对大宋忠心耿耿,从未有二心,但是党项人势大,我为族中数万人性命考虑,也不敢得罪党项人,只好让他们也进入山城。”

 张斌眸光如刀,盯着黑戈多的双眼,寒声道:“戈多族长最好不要有多余的想法,我大宋虽然讲究仁义,但事涉边关安危,绝不会手软。这是种太尉给戈多族长的亲笔信,戈多族长不妨细看。”

 黑戈多感觉这个长相斯文儒雅的年轻宋使目光犀利之极,心中有些发虚,双手接过信,转头错开目光,对左右吩咐道:“使者车马劳顿,请使者去客院休息,不可怠慢。”

 张斌警告的话已说,种谔的信也交给黑戈多,但黑戈多依然没有立刻表决心,显然夏国那边筹码不小。

 不管黑戈多是犹豫不定,还是想左右逢源,待价而沽,关键都在夏国来的党项人身上,而张斌心中早有定计。

 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冷着脸带人跟黑罗部侍者去了客院。

 安顿下来,洗漱干净,又享用过黑罗部不怎么美味的美食之后,张斌让虎头将王舜臣叫来密谈。

 “王都头,东汉班超万里封侯定西域的事迹可知晓?”张斌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王舜臣微微一愣之后,一脸崇拜的说道:“不瞒张参议,卑职此生最敬仰之人便是冠军侯霍去病和定远侯班超,毕生理想便是效仿这二位先辈,替我大宋灭了夏国,平定西北,乃至收服西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