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季观鹰


小说:一剑斩破九重天  作者:流浪的蛤蟆

 邀月夫人很快就把自家的旧居收拾干净,好些不要的东西,就都便宜了王崇。

 王崇的凌虚葫芦内,只是修筑一处园子,园子里也只造了一栋七层的小楼,工程也不很大,故而只是半日,就已经完工。他把邀月夫人送的一些家具,器皿,珍玩陈设,都摆放了进去,虽然简陋,倒也略有些仙家气象。

 邀月夫人收拾完了旧物,就托着香腮,静静的发呆。

 王崇也不敢惊动这位“姐姐”,他干脆盘膝坐下,开始了每日必要进行的功课。

 虽然打磨雷霆真气,转换功力之后,对天符书的道法,增进相当有限,但能够进得一分,就是多一分,能够不浪费一寸光阴,就是得了一寸光阴。

 王崇真气运转了七周天,忽然全身经脉齐震,百穴齐鸣,半边身子似乎要融化,半边身子却似乎化为了山石,魂魄震荡,几乎催使不动任何法术。

 王崇勉强维持了一丝清明,骇然睁眼,却见一个高高瘦瘦,带着高冠的道人,正站在露台上,背对着他和邀月,衣袂当风。

 一个刹那,王崇几乎要以为,自己看到了“天道”。

 无数玄奥的信息,纷至沓来,如果不是演天珠及时送出一道凉意,差一点,就谷爆了他的魂魄。

 高冠道人并不回头,只是淡淡问道:“你可是做了决定?”

 邀月也似乎,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所摄,煎熬的十分辛苦,但这位女修依旧扬起宛如天鹅般的脖颈,倔犟的答道:“弟子已经决定,宁死不悔!”

 高冠道人沉默了片刻,又复问道:“你可要维护邀月?”

 王崇已经知道,这句话是问他,急忙真气九转,喝道:“愿意!亦死不悔。”

 高冠道人又复沉默了良久,才说道:“这件事,只有一个结果。要么你们两人,今日被我诛杀当场,邀月以叛门为罪,你便是勾引邀月的罪魁祸首,我会亲上云台山,问罪九烟。”

 “要么!你叛出师门,入我吞海玄宗。从今日起,断了昔日因果,旧日法力要一并废去,从头修行。世间再无云台山李秀明此人,只有我吞海玄宗弟子季观鹰……你可以做出选择了。”

 邀月脸色煞白,望向王崇的眼神,已经是凄凉委婉,楚楚可怜。

 修道之人,师门大过天!

 王崇出身云台山,更有太元珠这等至宝,肯定不是凡俗弟子,这般弟子,又怎会背叛师门?

 就算是邀月,当初被当成了“一味大药”,也从未有过,背叛吞海玄宗之念。

 与她想来,这个请求,不啻让王崇“一寸还成千万缕,未如生别之为难”,根本无从选择。

 王崇差点就要仰天吼叫,他忽然就明白了,演天珠为什么要他图谋邀月,便是为了这位高冠道人的一句——断了昔日因果!

 世上有此大能之辈,屈指可数!

 这位高冠道人,显然就是这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大能之一。

 此人敢放言,断了云台山弟子的昔日因果,显然是有自信,就算九烟上人这等人物,也再也算不出来,自己门下弟子的来龙去脉。

 九烟上人何等人物?

 连九烟上人都再不能推算王崇,峨眉也罢,毒龙寺也罢,逍遥府也罢,必然都再也推算不出来,王崇的行踪。

 演天珠瞒天过海,算计到这等大人物的头上,王崇只是忽然心头生寒。

 他不过是个小小人物,忽然得了演天珠,又先后卷入了峨眉,毒龙寺,逍遥府的追杀,再到糊弄吞海玄宗的道君……

 王崇如何还不知,自己卷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

 他额头涔涔汗下,但绝不是因为高冠道人提出的选择,有多么两难,是因为……

 王崇想到了,自己才不过修炼的天罡境的小人物,忽然就卷入了这等,天下正道宗门,最顶尖的势力,最超卓的人物的角力之中。

 “我日后,怕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罢!”

 王崇语气涩然,声音也沙哑了起来,眼泪一滴一滴落下,心头那是真正的惶恐。

 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孩子,修道也没得几年,面对如此铺天大势,如此深不可测的阴谋,哪里还能保持心境?

 王崇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依照天心观从小受到训练的本能,选择了最为妥帖的回答。

 他是把所有话都说完,才蓦然记得,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邀月听得泪眼婆娑,王崇虽然说的艰难,但却是她最愿意听到的一句话。

 “弟子只求真君一件事儿,让我亲自去归还了云台山的宝物,此后……便无遗憾!”

 高冠道人良久之后,才冷笑一声,喝道:“我吞海玄宗,也不贪他云台山的东西,这件事……准了!”

 王崇刚刚想要说话,就有一股磅礴法力,笼罩了他全身,一身雷霆真气,尽数为这股法力化去,寸缕不存。

 高冠道人冷冷问道:“我吞海玄宗共有一十六门道法,除了排名前五的道法,不能学,其余道法,你选一门吧!”

 王崇额头汗下,他哪里知道吞海玄宗有什么道法?

 其实各派有什么道法,倒也非是秘密,他若是云台山弟子,必然了如指掌,可王崇只是天心观弟子,如何回答的上来?

 就在王崇彷徨无计的时候,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只有三个字:山海经!

 王崇依言答道:“山海经!”

 这三个字,他说的艰难无比,每一个字,都宛如山岳在舌,一言重如一山。

 高冠道人淡淡答道:“好!便是山海经。你今日起,就是我演庆门下,第二十九弟子!”

 “万里寒空只一日,金眸玉爪不凡材!季观鹰,莫要某家失望。”

 高冠道人一眼即罢,一步踏出,天地间似乎都开了一道玄门,随即隐没在无尽天地。

 王崇忽然放声大哭,他不是悲痛,是真的害怕,这等连道君之辈都要惊动,都要卷入其中,勾连最少四个天下最顶尖道门大派的阴谋……

 怎不让人彻骨生寒,悲至溃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