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小说:生活系游戏  作者:吨吨吨吨吨

 江枫做了一个晚上的梦。

 梦里每个人都在问他:“你看见了吗?”

 男声,女声,苍老,年幼,清脆,沙哑,高昂,低沉。

 江枫最后是在如歌剧一般高音甚至还带有一点旋律的“你看见了吗”的歌剧式演唱中被惊醒。

 醒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看见了吗?”。

 眼睛有没有瞎江枫不知道,反正他觉得他耳朵快聋了。

 江枫起床的时候脑子里还回荡着深藏悠远的“你看见了吗?”,感觉自己离得道飞升,羽化登仙不远了。

 江枫晕乎乎的飘去卫生间洗漱,又晕乎乎的飘去客厅。吴敏琪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两杯加了糖的热豆浆和一盘白发糕。

 卖发糕的早餐店是上个星期新开的,包子馒头都不行唯独发糕特别好吃。店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包子馒头都不限量供应,唯独发糕限量供应,过了7点半就买不到,简直是要逼死附近的上班族。

 谁叫那群上班族的竞争对手是王秀莲同志和大伯母呢。

 吴敏琪见江枫没精打采的,问道:“怎么了?没睡好。”

 “做了一晚上噩梦,在梦里被别人问了一晚上‘你看见了吗?’。”江枫一脸心有余悸。

 吴敏琪:???

 “所以,你看见了什么?”吴敏琪问道。

 江枫:……

 他感觉他现在可能对你看见了这四个字有点过敏,只要一听见就头疼。

 “什么也没看见。”江枫拿起热豆浆咕噜咕噜就灌下半杯压压惊,“琪琪,你觉得我视力怎么样?”

 吴敏琪虽然不知道她家男朋友一大清早起来脑子搭错了哪根筋,但还是很配合的说道:“挺好的。”

 江枫暂时放下了去眼科医院挂号的计划。

 学做瓦坛花雕鸡其实不急,这菜是季雪拿手菜还是独门菜,江枫找季雪学说不过去,不找季雪学自己突然一下无师自通更说不过去。

 江枫现在还有一堆菜要练习,抻面,苏式月饼,还有正准备提上日程的上汤焗龙虾。不把这三样搞定,江枫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学瓦坛花雕鸡。

 江枫只是想知道季雪到底看见了什么?

 上午在后厨的时候江枫几度开口想要问季雪瓦坛花雕鸡两次揭盖时到底能看见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实在是师出无名。

 直接跟季雪说你来教教我怎么做瓦坛花雕鸡,江枫开不了这个口。就像如果王浩跟他说枫哥,你把你们江家的绝学全都教给我吧,江枫可能会拿着擀面杖把他打扁再碾成肉泥。

 但不直接说,委婉的说江枫又想不到该怎么说。总不能趁季雪做瓦坛花雕鸡的时候状似无意的去她旁边问一句:“哟,你这个揭盖挺有意思的,你揭盖的时候看见了什么呀?”

 所以一整个上午,江枫就只能像之前周时偷偷摸摸看他一样偷偷摸摸看季雪做瓦坛花雕鸡。

 果不其然,一个上午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季雪的做法同谭维舟的完全一样,在烹饪途中开了两次盖,每次开盖合盖的速度都很快。尤其是第1次,在江枫看来季雪就是单纯的把调料加进去,鸡可能就随便扫了一眼。

 第2次开盖的时候季雪稍微郑重一点,从开盖前两三分钟开始她就会守在砂锅边上一直盯着砂锅看,也不知她到底看见了什么。每次季雪看一看就会突然关火或者把火调到最小,等待菜品上桌。

 江枫甚至开始怀疑季雪的眼睛构造跟他不一样。

 季雪到底看见了什么的疑问一直伴随着江枫,江枫无论在做什么,哪怕是吃饭的时候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下午教周时和季夏做蟹酿橙的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学霸思考数学题也不过如此了。

 这个状态倒是和早年电视剧里拍的那些潜心学术的科学家有点像。

 “倒入适量的料酒,啊不,是香雪酒。这个料酒的用量要自己把握,差不多就是我这个量。”江枫一抖,抖多了,“比我这个量要再少一点,我刚刚抖多了。”

 周时和季夏都围在江枫旁边,一言不发。

 江枫今天状态不太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对大家的解释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做了一晚上噩梦大家也都信了,他眼底的乌青也证实了这一点。

 季夏只是单纯的觉得师父都这么大了,还会像小孩一样做一晚上噩梦被吓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太可怕了。

 周时想的就比较多了,他觉得江枫没睡好是真的,但肯定另有隐情。

 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周时,第一反应就是江枫出轨被谁发现了,所以整个人才显得魂不守舍的。

 大家都是新世纪的青年,出轨什么的很正常,大不了就是被女朋友踹了删巴掌分手,或者女朋友一不做二不休把你也绿了。

 不过女朋友是厨师的话情况会复杂一些,因为当事人可能怒从中起抄起离她最近的东西就揍人。

 可能是锅铲,也可能是菜刀。

 “师父,我觉得这个几个橙子可能不能用了。”季夏大胆发声。

 中午营业的时候江枫稍微专注一些,精神比较集中所以没出什么差错。现在是休息时间,又刚吃完午饭人比较疲惫,江枫的注意力早就散了,把一场教学活脱脱弄成了教育你如何在制作蟹酿橙时完美踩雷大全。

 江枫把自己的思绪从视频教学里的砂锅特写中拉了回来,低头认真看了一眼手中的蟹酿橙,发现果然不能用了。

 江枫果断阻止了这个错误,把蟹酿橙扔进垃圾箱里,解释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刚才精神有点恍惚,现在我再给你们重做一遍。”

 “师父,你刚刚在想什么呀?”季夏问道。

 “我在想你姐到底看见了什么。”江枫脱口而出。

 季夏:???

 周时:!!!

 “不是不是不是,我说的是我在想倪杰到底看到了什么,倪杰是我大学同学。”江枫急忙改口。

 周时觉得他已经发现了真相。

 不能说出口的真相,毕竟他还想要年终奖。

 “我去拿橙子。”周时开口帮江枫解围。

 被季夏这么一打岔,江枫也没什么心思去想季雪到底看见了什么了。昨天晚上看视频教程看到3点钟都没看出来,现在凭空想肯定想不出来。

 江枫开始重新制作蟹酿橙。

 这一次江枫打起的精神没有再分心,也没有胡思乱想,所以没出什么差错。这一次江枫还不忘时不时在关键处给季夏和周时讲解,在必要的时候将手上的动作放慢,并且留给她们时间细细去看。

 几十分钟后,蟹酿橙出锅。

 【蟹酿橙A级】

 江枫稍微有些惊讶,没想到他刚刚制作的时候状态居然还不错能做出A级的,在周时面前巩固了上一次的装逼,让周时更好的误会他的厨艺水平。

 教学之后是品尝美食时间,季夏又一次吃到A级的蟹酿橙,没有昨天那么兴奋但依旧很高兴。

 吃着吃着,季夏突然想起了什么,拔高了声音:“师父,我知道了!”

 江枫:???

 你知道什么了?

 你们季家姐妹都有特异功能。

 “我知道差在哪里了!”季夏一脸邀功的表情。

 差在哪里?

 江枫完全听不懂季夏在说什么,当然还是装作听懂了的样子,问道:“差在哪里?”

 “师父,你刚刚还有昨天晚上和昨天下午都特别认真。”季夏道。

 “嗯?”

 “师父你做蟹酿橙的时候,就是,不是在做的时候,是在…在……”季夏的嘴有点跟不上脑子转的速度,说出来的话语无伦次的,连说带比划手舞足蹈地把自己都说的有点懵了。

 “师傅你教我们的时候和平时做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你教的时候特别认真。”季夏终于理顺了思路,说道。

 江枫总算听明白季夏在说什么了。

 对于季夏而言,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但对于江枫而言,昨天晚上和今天之间隔了记忆里的6天。昨天晚上已经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时间了,一时想不起来问了季夏什么也正常。

 他昨天晚上在做蟹酿橙的时候问了季夏A级的蟹酿橙和B级的蟹酿橙差在哪里,当时季夏结结巴巴的答不上来。

 估计季夏是一直记着这个问题,生怕江枫今天再问,刚刚看江枫做蟹酿橙的时候一次分心,一次认真,反差极为强烈才反应过来。

 可怜的季夏小朋友不知道,有的问题,连出题老师都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

 江枫一下就被季夏点醒了。

 确实是如此,因为在教别人,他自己其实也有些紧张,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全神贯注,比平时做菜时要认真很多。

 全力以赴情况下做出来的菜,肯定比平日里要好。

 说白了还是厨艺水平不够,不发挥出自己100%的实力做不出A级的蟹酿橙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夏夏你以后在做菜的时候也一定要认真,分心的情况下是做不好菜的。”江枫笑着道。

 大师级谎言反应就是这么快。

 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能做出A级的蟹酿橙,江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这个问题,是他昨天晚上十一点以前想知道的。

 现在他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季雪到底看见了什么?

 .

 PS:

 你看见了吗?

 求月票!(震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