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3章 体育生


小说:狂探  作者:旷海忘湖

 狂探正文第2133章体育生“关于这一点,我已经确认过了,”吴秀敏说道,“问题的确出在我们这边,消息封锁得不太严谨!”

 “新闻系的老师吗?”赵玉喃喃问道,“既然是孔潇雪的老公,是不是……也对河阳师范比较熟悉?”

 “这个人应该没有问题,”吴秀敏肯定回答,“我之所以这么晚才来复命,就是在确认此人!

 “他在首都上的大学,并没有上过河阳师范,还有……”吴秀敏又道,“这个人在新闻方面已经是承州权威,经常参加培训,在业内非常有名!

 “而且,他的新闻嗅觉比较敏锐,我们的警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套去了新闻,一点也不奇怪!”

 “幸亏……”崔丽珠咂嘴,“他只是在班级群发表了一下看法,要是真的对媒体宣传出去,可就会影响到我们的侦破了!”

 “还好,”吴秀敏说道,“只是跟他的妻子孔潇雪,还有孔潇雪的同学说过……其实,就算他真的往媒体发布了消息,我们恐怕也很难把他怎么样!”

 “没关系,”赵玉淡定地说道,“我们已经发布了认尸启示,等于从河阳师范至臻楼发现4具女尸的事情已经传播了出去,众所周知了!

 “对于我们的案情,并无影响!”

 “组长,”吴秀敏又道,“3D画像出来之后,我已经问过刘唯一的每一个同学,他们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些死者!

 “应该,跟他们学校的学生无关……”

 “你们说……”崔丽珠突发奇想,“当年,凶手带着一名陌生的女子进入了学校,门卫们是不是应该有所察觉啊?

 “那个时候,学校正是暑假,门卫或许会有些印象吧?

 “如果……我们找到当时的门卫,是不是……”

 “二十多年了啊!”冉涛咂舌,“当时的门卫是否还活着都是个问题呢!”

 “老大常说,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全力争取!”崔丽珠坚定果决地说道,“有时候,人在一闪念之间见到的东西,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或许,能找到点儿什么呢?

 “老大,”崔丽珠说道,“反正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既然这样,门卫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我现在就去跟校方联系,让他们给我当年门卫的名单,我一个接一个地去找!”

 之前,赵玉派崔丽珠去调查刘唯一和聂雅的情况,通过调查,已经基本排除了这两口子参与杀人的可能。

 所以,崔丽珠的任务已经完成。

 “嗯……”赵玉咂嘴叹道,“好吧!也可以去试试,不过……我可以帮你缩小一下范围!”

 “哦?范围?”崔丽珠忙问,“什么范围?”

 “既然刘唯一的嫌疑已经排除,那么……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假设,”赵玉说道,“当年,刘唯一在召开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那一年,也就是1997年的暑假里,写下了那本《我的秘密》……

 “然后,他在大二的那年冬天弄丢了手稿,也就是说,如果凶手得到了他的手稿,而且准备动手杀人的话,只能在转过年来的寒假或者暑假动手!

 “而手稿里面写的是暑假,所以……我觉得,凶手在1998暑假期间,动手犯下第一起案子的可能性最大!

 “其次,张法医说,2号女尸和3号女尸同年,那就应该是1999年了,现在又发现,4号女尸和5号女尸同年,所以,应该是2000年!

 “所以,”赵玉说道,“你去调查的时候,着重调查这3年就好!”

 “哦……”崔丽珠点头。

 “都是夏天!”这时,张培培忽然补充了一句,“我们从前4具的尸骨上面发现了一种食腐细菌的残留,这种细菌只在气温高于20度的时候才会进行活动。

 “所以,前四名受害人,可以判定为炎热的夏天被害!但是第五具的话,因为深埋泥土之中,暂时还不好做出有效判断,但是根据骨骼的腐烂程度,应该和4号女尸为同一年,时间几乎相差无几!”

 “好,我明白了,”崔丽珠点头,“待会儿我就跟牟队长要几个人,跟我一起去!”

 “从1998年到2000年,三年时间杀害了五个人!”冉涛掐指算道,“这个人……是不是比刘唯一整整小了一届?并非他们的同学啊?

 “也就是说,”冉涛皱眉,“我之前做了无用功了?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刘唯一的同学上?”

 “哎?”崔丽珠一拍脑门,惊叹曰,“涛哥,你这是吃了脑白金吗?今天的思路格外清奇嘛!”

 “来,我们算算啊!”冉涛拿起比来从纸上边写边说,“刘唯一是在大二冬天丢失的手稿,此后连续三年全都出现了命案……

 “然后,我们假设,有一个当时正在上大一的学生捡走了他的手稿,然后这个人按照手稿杀人的时间,就是他上大二的夏天!

 “此后,大三夏天杀了两个,大四……嗯……嗯……又杀两个吗?”

 “是呢!”赵玉交叉手臂说道,“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四的夏天还在杀人,就有点儿不合道理了!

 “当年的四月份,他们就已经结束了学校生涯,去到各地实习了……

 “如果这个人还留在了学校……”赵玉问道,“是不是应该很容易查出来呢?”

 “组长,”这时,曾可忽然说话了,“你们讨论的时候,我悄悄查了一下,比刘唯一他们小一届的学生,并没有住在至臻楼啊!”

 “哦?”赵玉意外,“不住至臻楼?”

 “是的,”曾可说道,“记录上显示得清清楚楚,因为至臻楼是由教学楼改造的,三楼上还有教室,不太方便,所以学校当年盖了另一座宿舍楼,从刘唯一那届之后,至臻楼里只剩下了体育生!”

 “哇塞,”冉涛笑道,“体育生爱惹事,我们学校也是让他们单住的,呵呵呵……”

 “体育生?”赵玉问道,“也就是说,捡到了刘唯一手稿的,会是一个体育生吗?”

 “情况比较乱,”曾可说道,“体育生里面有特招,他们宿舍和其他系不一样,都是混着的,一个宿舍里大几的学生都有!”

 “这可就麻烦了!”赵玉摇头,“我记得……学校方面非常肯定一点,暑假之中,至臻楼中从来没有单独留过学生!

 “难道……我们之前的方向……错了!?”

 “错了?”冉涛挠头,“什么意思?”

 “偷走,或者捡到刘唯一手稿,然后按照手稿进行杀人的凶手,”赵玉满脸惊异地说道,“并不是河阳学院的——学生!!?”